职业教育将成新风口?与K12教育的三大差异或成增长关键

2021-08-06 16:19  来源: it资讯网

  在线教育赛道风波四起。

  2020年,受新冠疫情影响,国内大量培训机构将业务从线下转向线上,在线教育渗透率从不足10%快速攀升至接近100%。其中,尤以K12教育竞争最为激烈,新东方在线、好未来等头部企业增长凶猛。

▲ 2020年疫情期间,8000万学子通过保利威进行直播学习

  然而,今年6月,风口开始转向:国家监管指令出台,“双减” 意见审议通过、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宣布成立,种种信息表明,K12教育行业凛冬将至。

  几乎同一时间,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《职业教育法(修订草案)》,从国家战略层面上着力解决当前就业市场的结构性矛盾问题,线上职业教育市场开始升温。

  Mob研究院《中国职业教育行业白皮书》指出:中国职业教育市场近年来保持12%的增长率快速发展, 2020年市场规模预计突破6000亿,非学历职业教育突破4000亿

  在线职业教育越发受到关注,它正在接力K12教育,成为在线教育赛道的新黑马。但是,职业教育的受众和课程内容与K12教育在多个维度上存在差异,无论是赛道老玩家还是新入局者,都要对这些差异给予足够高的关注。

  下面,我们将从学员、课程、盈利模式三个方面,分析线上职业教育的特征和选型区别。

  学员区别

  K12,全称kindergarten through 12 grade,原意是美国基础教育的统称。而在中国,K12的定义则指向了小学至高中学段,同时涵盖课外辅导教育和学校素质教育

  职业教育的定义范围则更加广泛。如果以是否获得学历作为区分,职业教育可以分为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教育

  职业学校教育,涵盖中高等职业教育、公务员招录培训、教师招录培训、考研培训等。

  而职业培训教育,既可以指IT、汽修、烹饪这样的职业培训,也可以指司法、财会、建筑等行业的考试培训,甚至乎,还包括办公技能、演讲能力、商务礼仪等企业管理与职业通识类的培训。

▲ 新职业教育赛道图谱

  显然,K12的学员以未成年人为主,这也造成一个现象:K12的用户和消费者彼此分离。而职业教育的学员范围则涵盖在读学生、企业在职人员、事业待业人员、自由职业者、工人农民等各类人群,以职场职工为主。

  课程区别

  线上K12教育强调强互动和超预期反馈,因此,头部公司通常以名师直播为卖点,最大限度地放大主讲老师的产能优势。

  但同时,K12教育的供给和需求都很繁杂。不仅科目众多,而且还包括大量的场景,比如完整课程教学、题目答疑、专业题库等。经过市场的大量尝试后,现在基本形成了一对一直播、小班课、大班课三种模式

  举例而言,高途、掌门教育都专注于为K12学生提供个性化的课外辅导服务,而好未来、新东方和网易有道均以大班教学模式为主,同时也提供少量小班课程。

  但在校外监管加强的背景下,部分K12教育公司也正在考虑回到没有主讲老师实时授课的录播课或AI课模式。

  线上职业教育主要以录播课为主,零星还有些公司采用了直播大班课的模式,但整体上,线上职业教育在互动性方面还有待提升。

  此外,线上职业教育的培训水平参差不齐。其原因在于,职业教育的学习效果往往是不能够标准化的。特别是像产品经理、产品运营等新兴职业,缺少一个能够对学习效果进行量化的标准。

  职业教育的最终目的,通常是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或考取一份证书。它不像K12教育,学生可以用成绩分数变化来直观显示教育效果,因此,找到这个衡量标准,将是互联网公司进军职业教育的关键。

  盈利模式区别

  自2012年以来,中国线上K12教育的市场规模一直保持高增长,而在2017年更是攀升至51.8%的高位。

  艾瑞分析认为,这个惊人的数字和“一对一直播授课”有直接关系,正是得益于一对一直播授课,部分企业才从2015、2016年的营收困难转向了规模化营收阶段。

  目前,线上K12教育行业的主要商业模式有课时费、内容费、电商抽成费、系统授权费、平台佣金、广告费等形式,其中课时费是最主要的形式,包括录播课时费和直播课时费

  收取课时费之所以可行,是因为它沿用了线下市场的思维:用户为效果付费。上文提到,与职业教育相比,K12拥有明确的量化标准,因此家长会着重看老师的课堂讲解能力、表达能力。老师传递信息的效率越高,家长的购买倾向就会越强。

  线上K12教育公司获得增长主要依赖两个杠杆,一是投放获客,二是内部续费。通过投放的获客逻辑主要通过免费课、低价课引流,再把低价课转化为正价课。

▲ 某教育机构通过保利威无延迟直播开办国画体验直播课

  去年疫情期间,各家线上K12教育机构适时推出了免费课,收获了大量流量。跟谁学疫情期间直播课学生共计约1500万人,猿辅导和作业帮疫情期间的学员人数均突破2000万人。

  与之相反,职业教育却是打包整体售卖,这也导致了线上K12教育裂变获客的策略,在职业教育中并不奏效。线上K12教育能以爆款课程带来口碑拓客,但职业教育还是以信任传播为主。

  不过,线上K12教育的一对一直播受制于对大量教师的需要,无法扩大规模摊薄成本。而对职业教育领域而言,无论大班小班都不会显著影响教学效果,大班直播反而是职业教育的盈利优势

  三大软肋之下

  保利威如何助力在线职业教育

  总结一下,在线职业教育的三大软肋在于:大班课互动性弱、辅导老师人力需求大、获客成本高等

  在线职业教育的风口来临,教育机构一方面要通过技术赋能,打造线上和线下的OMO教学闭环,给学员营造更好的教学体验;另一方面,需要着眼于用户增长,精准拓客。

  01、互动难题

  无互动,不直播。保利威的无延迟直播、站播、互动分组、数据统计等功能,能大幅度地改善教学互动性弱的难题。

  第一,在采用了自研发的PRTC技术的无延迟大班课上,直播延时降低于0.4秒,支持上万人同时在线,学员和老师之间互动顺畅。老师还可以随意更换虚拟背景,站立授课的同时展示课堂内容,实现线上线下无差别的教学“真”互动。

▲ 保利威专门为教育场景打造的直播互动分组功能

  第二,保利威专门为教育场景打造了“直播互动分组”功能,可以将大直播间自由封尘若干个小房间。学生们可以像真实课堂一样,在小房间内分组讨论,大班小组随时切换,既平衡了大班课的成本,又保有了小班课的效果和体验。

  第三,通过精细化数据统计,实现个性化教学。以保利威服务过的北京四中为例,数据后台会自动记录学生的学习数据,并生成学情统计报表,追踪学生的任务完成率、试题正确率等。根据数据表现,老师可制定个性化的学习方式和计划,精准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。

  02、师资难题

  线下优秀师资难求,但在线教育则可以打破时空的束缚,将优秀师资覆盖全国。保利威最多支持17人同时音频连麦,异地名师连线讲课,丰富课堂形式。

  03、获客难题

  线下通过体验课吸引新学员,线上通过老师的内容服务进行留存,运用体系化的OMO模式,盘活私域流量,教培机构可以有效解决获客难题。目前中国医药行业培训领域的头部机构润德教育在保利威的协助下,已形成“学习计划 + 学习报告 + 周测月测 + 班会 + 回访” 的线上教学闭环。

▲ 润德OMO教学课程体系

  针对不同医学制造考试人群,润德在线上听课环节开发了三款不同的学习App,在无延迟技术打造的沉浸式学习环境中,学员的学习体验得到了大幅提升,课程续课率也随之上涨,学校的获客成本大大降低。

▲ 针对不同人群,润德开发了三款不同的学习App

  小结

  数据显示,2020年,我国重点领域的技能型人才缺口超过1900万,且该数据仍在不断扩大,预计在2025年将接近3000万。提升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已是当前之急。

  视频时代,用直播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人才,职业教育必将大有可为、大有作为。